共享雨伞也来了,扫二维码借还!
继共享单车、共享篮球之后,共享雨伞也来了。据介绍,广州6个地铁站一共投入1000把雨伞,共享雨伞借还机设置在地铁闸口处,扫二维码借还。每把雨伞使用12个小时内,费用为1元,押金20元,如果芝麻信用积分超过600,可免押金。你会用吗?

公园前地铁站的共享雨伞设备。
又一新鲜事物———共享雨伞近日出现在广州地铁,公园前、鹭江、客村、沙园、广州塔、大学城北这6个车站,这些站厅目前均摆设有共享雨伞的终端机器。根据介绍,共享雨伞的使用过程方便快捷,用户只要通过微信登录,绑定个人头像和昵称,微信支付20元押金即可进行租伞还伞。
共享雨伞:新设终端机器,借伞只需一分钟
据悉,这款共享雨伞产品由第三方商家提供,押金也是商家自主收取,目前与地铁暂无合作。
昨日下午,记者前往客村和鹭江站体验共享雨伞的租借。这两个车站负一层出闸口处各摆放有一台共享雨伞终端机器,每台设备可放置50把雨伞。在客村站,记者进行了第一次借伞操作,整个过程约1分钟:根据指引扫描终端机上的二维码,扫码充值押金20元成功后,点击确认就会跳转到借伞成功界面。同时在机器上方会有相应的指示灯提醒,待自助租借的雨伞自动跳出,用户即可取出雨伞。
随后,记者在鹭江站进行第二次借伞时,省去了交付租金这一环节,更加省时,约30秒就成功取到雨伞。当时正巧有一名乘客还伞,由于对方按操作还伞后指示灯没有亮起,不确定是否成功还伞,现场连续3次致电客服。“3次电话都没有接通,这个体验让人着急。”该乘客说。
广州地铁“便民雨伞”:雨伞架已撤,人工服务仍保留
广州地铁从2008年起推出的“便民雨伞”服务深受市民欢迎。市民向站务员交20元押金,领取收据后便可借一把雨伞,借伞后15天内可凭收据和雨伞退回押金。
该项服务推出后,广州地铁还在全线各个车站配备了雨伞架,摆有相应数量的雨伞。市民借用时,只需向站台工作人员交付20元的押金,雨伞需要人工开锁,乘客即可借用。
不过,有细心乘客发现,近一年来地铁站内的雨伞架不见了。昨日,记者走访了客村、鹭江、华师、五山等多个地铁站,并没有见到雨伞架的踪影。对此,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解释,“此前有部分乘客误认为摆放出来的雨伞架是自助服务,并不知道开锁租伞是要找站务员帮忙,乘客自己动手开锁导致架子出现损坏。长时间下来引起的误会也多,后来车站就将雨伞架撤掉。”
该相关负责人称,虽然雨伞架撤掉了,但乘客需要的时候,都会去车控室或服务窗口找工作人员,同时全线车站也有醒目的标识牌介绍这项服务。“雨伞租赁是免费服务,并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地铁公司只能根据实际情况量力而为,不能保证每日700万人次都能租到雨伞。至于雨伞在出租过程中是否存在破损,这个肯定是有,但也不多,属正常使用损耗。”该负责人说。
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还称,尽管要求在15天内归还雨伞,但很多时候市民是超过规定的期限还伞,地铁仍会退还20元押金,不会为难乘客。
广州地铁:共享雨伞是否推广要看乘客接受度
“目前6个车站作为共享雨伞试点,经过一段时间评估后,要看乘客的接受度和商家对设备的维护管理程度,才确定是否需要推广。”广州地铁相关负责人介绍,共享雨伞是一种新的服务,同时也满足了乘客的多样化消费方式。即使共享雨伞未来推广开了,广州地铁传统的便民雨伞租赁服务一直都会有。目前,广州地铁全线投入雨伞数量6.8万把,约有30%借出。
共享雨伞
借:微信扫描二维码
指示灯亮时,将雨伞挪至机器最前端等待数秒,随后即可取伞
还:将雨伞放进伞机,稍等数秒,在雨伞自动挪进机器后,相应指示灯灭掉,即还伞成功
费用:借伞押金20元/把(微信支付),15天内免费,超过15天后免费续借3天;超15天/18天(已续期),扣除押金0.5元/天
押金退还:关注公众号,进行相关操作
地铁“便民雨伞”
借:人工服务
缴纳20元押金,向工作人员借用雨伞;记得索取收据,以便退还押金
还:15天内带伞和收据到任一地铁站(除APM线外)退还,若雨伞或收据丢失,押金不予退还
费用:押金20元/把(现金)
继共享单车后,篮球、雨伞、充电宝开启共享模式,是否能持久?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繁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取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辨别取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誉”体系。那麼,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失掉投资人喜爱。
共享经济形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爲马笛儿投资,融资将次要用于放慢球场铺设,晋级优化后端管理零碎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引见,“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次要经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经过微信大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用。“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免费爲2元/小时,押金费用爲29元,次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将来方案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域的23个城市停止少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支出来源次要爲篮球的租金,将来则希望经过积聚流量停止变现,同时会触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抢手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取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取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取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范畴玩家众多,不过形式略有不同,“街电”次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包容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形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普通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括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领取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经过手机检查雨伞的地位、数量,刷手机停止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进步闲置物品应用效率。这些效劳目前都可以在领取宝的“芝麻信誉”中找到,芝麻信誉到达一定分数,就可以完成免押金租赁。
各种盛行共享都是“押金形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颖,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中心是“运用而非占有”,最后的形式是生疏人之间闲置物品运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如今这些共享经济形式大局部是公司置办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运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缘由。陈欧以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求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以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表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劣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爲该范畴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劣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誉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少量篮球喜好者在打球进程中面临着遗忘带球、带球费事以及随身物品寄存等成绩,希望经过篮球共享、物品寄存的形式来处理以上痛点,关于篮球喜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念以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形式自身,而是押金和领取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以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类似之处都在于“押金”形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以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压服其他投资人一同投钱的最次要根据。押金带来的宏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忧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讨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拍也十分分歧,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开展形式也很相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育用户习气,抢占市场,最初应用资本的力气迅速完成垄断或许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究竟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实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察看家葛甲指出:“实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停止共享,我爲人人,人人爲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里面让人用,等待构成运用习气后再来免费,或经过有利可图的业务开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实质上是与共享经济南辕北辙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形式关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当性,不过关于一种商业形式来说,能否赚钱、怎样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怀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白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经过积聚流量停止变现,同时也会触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许“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誉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料想中的商业形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形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求用户的高频运用。假如用户的运用率较低,那麼本钱势必会进步,盈利也添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本钱居高不下,可以看失掉共享单车的毁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承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耐久战,假如延续翻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耐久战则需求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才能,和平才刚开端。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雨伞、充电宝等走红 花式共享上街靠谱吗?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


2017年05月13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共享雨伞也来了,扫二维码借还!

继共享单车、共享篮球之后,共享雨伞也来了

添加时间: